别光点赞,来找我玩啊

#一点关于法革的骚话....?


我喜欢有强烈冲突感的东西,但那最好是略显含蓄的。在暴力、血腥和美好事物的破坏的前面,由内而外的,以思想的碰撞作为缓冲,将情感的编织像薄雾一样把整个故事笼罩其中。在这样的前提下,革命也显得充满诗意。而当年轻人们参与其中时,他们旺盛的生命力和无处不在的死亡暗中交缠时,空气中仿佛弥漫着一种天真烂漫而充满希望的....性感(?)。到那时候,革命的残酷性就已经不再是残忍的,眼前的死亡变得充满希望,“明天”成为了最美好的词汇,哪怕明知明天可能还是在啃着发霉的面包中度过。

虽然跟上面说的不算完全符合,但这让人想起波德莱尔先生说的“我不仅会因为成为一个受难者而感到高兴,甚至被送上断头台我也乐意,只为从两方面感受革命。”(大约是这样吧...记不太清了。)虽然极端但先生的这句话真是深得我心。当人们说起革命时,当这个词从人们口中冒出来的那一刹那,空气都变了。其效果和“战争”这个词带来的影响有所不同。战争是纯粹的暴力和残酷,由上至下的权力斗争像阴魂不散的厉鬼一样穿梭其中:其本质是统治者的斗争,虽说是为人民,但是普通人的思想没有一丝一毫的体现,也就使其变得僵硬不生动。但革命就不是了。革命是由下至上的,与其说是权力斗争而不如说是思想的宣泄,在积压过渡后突然的爆发。在这时候,仿佛人人都是哲学家,暴力因思想而鲜活,因对未来的期望而生机勃勃。

当然,在革命期间,许多的思想都显得不切实际。那些思想是乌托邦式的,有些在非革命期间甚至会被嘲笑得渣都不剩。但这成为了革命之所以富有戏剧张力的原因之一(其他原因我认为有上文提到的“以下犯上”)。暴力,死亡,这些都成为了人们心中通往乌托邦不得不有的牺牲品。人们仍会因为他们牺牲的家人和伙伴恸哭,但在理想的支撑下,革命因牺牲而越发声势浩大。

情绪激动,大约有些意义不明逻辑混乱。但这就是我如此喜爱带有革命情节的文学艺术作品的部分原因。

评论
热度(13)

© 美工刀搏击术Irre | Powered by LOFTER